http://www.chinatimes.com/newspapers/20150630000071-260202

 

從2010年至今已經延燒五年的希臘倒債危機,終於面臨最終的審判。民主沒有帶給希臘人民榮耀與再生,不負責任的福利制度,在民主選舉的掩護之下,最終將人民帶向經濟大蕭條的災難。

希臘人民無疑是最大的輸家。過去五年,希臘的國民生產毛額下挫了25%,被視為鐵飯碗的公務員,被迫裁減了28%,留下來的公務人員則大幅度減薪,法定退休俸平均每年領到的金額驟減41%,食物等基本民生用品消費金額縮水29%。現在,失業率高達26%,青年失業率更高達48%,希臘所經歷的,早已是不折不扣的經濟大蕭條。

 

更糟糕的是,希臘國民面對債台高築的困境沒有反省,過去幾任總理不斷以華而不實的改革計畫,換取歐盟的援助,債務不僅沒有削減,還不斷攀升創新高。今年元月選出的左派總理齊普拉斯,選舉時高舉「民主」大旗,高喊「賴債」,把賴債美化成為「新歐洲」的口號,越來越窮困的希臘人民,竟然集體陷入賴債是公平正義的迷思,幻想歐盟等債主會同意希臘賴債。齊普拉斯上任五個月,不斷反覆的談判毫無進展,反而將希臘帶到最終倒債、國家破產的道路。

希臘的悲劇對台灣是個非常大的警惕,台灣與希臘地理上相隔甚遠,但是在民主制度與財政危機上,卻有許多驚人的相似之處。其中最令人擔憂的就是退休金制度。希臘財政是被富有階層的逃稅,以及肥厚的退休金拖垮的;富有階級的逃稅讓政府稅基流失,而優渥的退休金給付,又淪為民主選舉政府綁票的工具,一旦跨過入不敷出的紅線,政府財政就一路沉淪,永無回頭之路。

希臘的財政崩潰,關鍵就在「福利買票」的民主制度。在2010年出現財政危機之前,希臘的退休制度是西歐與南歐國家當中最優渥的,政府每年花費GDP的17%在退休俸的發放與提撥,比例居歐洲國家之冠,即使經過五年的撙節,2014年底還有265萬人每月領取退休俸,且有49%的希臘家庭,仰賴月退俸為主要、或者唯一的經濟來源,相對上,還在工作領取薪水的人口,竟然只有36%。

即使經歷五年痛苦的撙節,但是目前希臘每名退休人員,平均月領959歐元、相當於新台幣33,300元的水平,還是比德國退休人員領取的766歐元月退俸(相當於新台幣26,600元)要高出25%,也遠超過大多數西歐與北歐國家。這正是歐盟鐵了心,堅持要求希臘的退休金給付必須再下降,否則斷絕後續援助的根本原因。

台灣表面上雖然沒有希臘的債務危機,但是財政部、主計總處早已不斷發出政府債務破表的警訊。經過長年的減稅與福利買票,我們的退休金制度也早就肥大到遠遠超過歐美各國的水準。姑且不論月領七、八萬元,是歐洲退休給付雙倍的優渥制度,其實我們的軍公教退休金存在高達8.5兆元的給付義務缺口,勞工退休基金也存在高達8.2兆元的缺口,合計退休金的潛藏負債超過17兆元,有給付義務的軍公教人數高達87.4萬人,其中三分之一已經退休。軍公教退休基金破產已經是眾人皆知的必然,未來必須仰賴政府稅收補貼,但是入不敷出的政府收支實務上不可能補貼退休基金破產的缺口,十年之內,台灣如果沒有挖到石油或者出現意外的財政收入,政府財政破產幾乎已經是無可避免的災難。

財政健全是國家長遠發展最重要的根本,台灣沒有外債,但是我們的財政基石早已搖搖欲墜,加計退休給付缺口的政府債務總額將近25兆元,台灣早就是債台高築的國家。加上今年又通過規模一千億元的長照保險,還有每年耗費七、八百億元的募兵制等著推動,快速老化的人口結構讓政府稅收承受沉重的下行壓力,失控的支出增長卻無法抑制,我們正快速步入希臘的後塵。

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堅持「民主的價值必須保存」,呼籲歐盟領袖聽到希臘人民的聲音,但是1,111萬人的希臘民主,並沒有獲得歐盟5億人口的同情,反而被視為無賴般的集體勒索。希臘民主的福利買票走到盡頭,滿街失業人口、沒有醫藥與設備的醫院、殘破的金融體系,在在淪為國際笑柄。

許多人擔心「台灣財政的希臘化」,然而希臘還是歐盟國家,還有IMF與歐洲央行擔任救火隊,台灣沒有任何國際組織做靠山,一旦財政跨過紅線,四千億美元的外匯存底可能迅速流失,更立即面臨最終的統獨政治爭議,這將是任何人都不願見到的悲劇。我們的政治領導人、產業領袖、全體選民,都必須從希臘倒債的悲劇中深刻反省,切實推動年金改革,將財政的健全列為舉國上下共同努力的目標,戒除民主福利買票惡習,重新鞏固國家發展的基石。(工商時報)

創作者介紹

股海老牛

老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